abe_ka (abe_ka) wrote in amelie_ka,
abe_ka
abe_ka
amelie_ka

  • Location:
  • Mood:
  • Music:

原來我是AB型。

終于還是獻血了。
暫時沒有任何症狀。除了終于見識到所謂的“暈血症”是多麽強大的存在。竟然可以讓人完全失去知覺誒。而且有這毛病的好像都是男生嘛。看到血就暈了,身邊某女生和她的朋友低聲説道:這個完全是要輸血而不是獻血的人嘛。
我笑出聲了。
獻血的過程很簡單。除了因爲沒有帶身份證正件被一遍遍核實之外。沒有任何麻煩。左手無名指和小指的麻痹一直存在,也沒有因爲抽了血而愈加明顯或者索性消失。被抽了血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問:我是什麽血型的?
醫生擡了一下眼睛:AB型。
說著在獻血單子上寫上大大的A和大大的B。
A和B靠的很緊。好像一輩子不准備分開的樣子。
我突然覺得:我想要獻血的所有原因到此爲止了。
忽略手上還握著的棉花毬或者是那個醫生完全不像醫生的外表。
被拉進另一邊的房間,獻血的過程比我想象的還要短暫。我甚至沒有聼完i Pod裏面的一首歌。手的左邊作著另一個女孩子,眼睛微微紅了,我想她可能有些疼痛。我對疼痛的感覺好像一直都很弱,於是我又想到在等結果的時候看到的一個女孩子被戳破手指驗血的樣子,也是很疼得皺起整張臉。
我們總是對別人的鮮血心驚不已,卻對自己的鮮血無動於衷。
全都做完的時候,去領了牛奶和點心,還有一二年級的孩子做志願者照顧著。能拿到現錢倒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爲至少要到下周的。
於是突然心情大好。
驟然發現獻血的另一個原因也達成了。

回到傢媽媽不但準備了紅棗粥還有雞湯,甚至還作了晚飯。不了解我傢的人可能覺得沒什麽了不起。可對我來說其實很了不起喲。因爲我媽已經多久不做飯了呀。
還吃了據説很難吃的蛋白粉,可卻還好,吃上去縂覺得像是黃豆粉之類的東西。
端著湯出廚房的媽媽說:我爲了你做飯了喲,母愛很偉大吧。
我笑著說:是啊是啊。很偉大。
真的,爲了我做飯我以覺得母愛很偉大了。
Tags: 閒聊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default userpic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
  • 0 comments